您所在的位置:上海新闻网 > 信息资讯 > 生活资讯 > 浏览正文


疫情阴影下的异乡湖北人:难回家乡 住不进酒店


 

2020-1-27 17:25:42

 “我有点后悔离开武汉了。自从回到乡下,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很让人揪心,过年也变得寡然无味,大家都心神不宁的。早知如此,还不如就留在武汉过年。“在农历新年,吕德文的心情却有些黯淡。

  在武汉工作的吕德文,是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。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让这个居住在武汉的异乡人、随妻子回乡过年的吕德文,遭受了一些异样的眼光。

  “这也是正常反应。以前如果得了传染病,邻居们的态度也是这样的,这也是一种乡村社会的自我保护。”对自己一家人的遭遇, 吕德文并无太多不满。

  然而,对一些因疫情滞留异地的武汉人、湖北人来说,可能就很难做到这么淡定自若。随着疫情防控升级,一些武汉、湖北返乡人员的个人信息被大量泄漏,针对湖北人的歧视性言论也大量出现。不仅一些地方的酒店、宾馆拒绝武汉人、湖北人入住,个别地方还对入境的湖北人员、车辆“一律劝返”。回不去的家乡,住不进的酒店,成了疫情阴影笼罩下的武汉人、湖北人的真实遭际。

  恐惧随疫情一起扩散

  从武汉到老家,平常两个小时的车程,在这个春节,刘先生硬生生的走了十六个小时。

  刘先生的老家在鄂东一个县级市,1月23日(腊月二十九)机场、火车站等出城通道暂时关闭后,一心要回老家过年的他,选择了从武汉驾车“逃回”老家。由于高速公路封闭,从武汉出城开始,他就一路绕行国道,有些路段国道也已经封闭,就只能走县道,甚至乡村道路。为了尽快回到家中,还要摸黑赶路。等他回到家中,已经是大年三十了。

  “从武汉到我老家,只有一百多公里,平时两个小时左右就到了。”刘先生说,虽然住在武汉,但他并没有任何症状,当时也不知道新冠肺炎潜伏期也会传染,就觉得农村人员流动少,要比武汉安全。

  没有料到的是,回到老家不久,当地就有村民被确诊为新冠肺炎。“我按要求去登记了,大家知道我是从武汉回来的,虽然没出门,但听说大家都在怪我。”刘先生说。

 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迅速传播,已经出现了湖北省内其他城市人害怕武汉返乡的人、而其他地区又害怕湖北人的情况。

  吕德文在一篇文章中写道,1月20号(腊月二十六)晚上,他和妻子乘坐火车,回妻子老家过年。在火车上,吕德文还和妻子谈论疫情,觉得算是正常,只要没有人传人,问题就不大。但回乡后第二天,新冠肺炎人传人的消息得到确认,不仅武汉的形势紧张起来,全国各地的防疫措施也渐次展开。 大年初一,当地市政府通报本地出现了3例患者后,吕德文一家感受到的氛围,就有些微妙起来。

  “岳父母住在街上,街坊邻居都是熟人。下午,岳父母因有事上街,结果旁人看到他们都低着头,躲得远远的。”文章写道,第二天早饭后不久,吕德文的岳母就接到熟人电话,问他们一家是不是到医院检查了?村里有了针对他们一家的谣言。

  27日,第一财经向吕德文确认了这篇文章的真实性。“我们一家在乡亲们的眼中,怕是和瘟神差不多了。”在这篇文章中,吕德文说。

  “这是乡村社会的内在保护机制在起作用,换作我们可能也是这样的,过几天情况好了,大家的关系又好了。”对自己的经历,吕德文表示理解,“这都是正常反应。”

  26日晚,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湖北省召开的疫情防控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受春节和疫情因素影响,大概有500万人离开了武汉。第一财经26日报道, 1月1日至26日间,武汉人员迁出目的地的前十均为湖北省内城市。

  虽然可能多少有些不愉快,吕德文一家返乡后,大体还算平静。然而,随着疫情扩大,一些泄露、传播武汉、湖北返乡人员个人信息,包括姓名、家庭住址、电话、身份证号、返回车次甚至高考成绩等信息,至社交媒体大肆传播,歧视当地人员的声音也开始大量出现。

  随着疫情的持续升温,全国各地纷纷提高防疫级别,各省市陆续启动一级应急响应的同时,社区、村落也开始通过各种措施阻击疫情的扩散。

  一些地方为了防止疫情输入,对湖北籍的人员、车辆采取了无差别的“一律劝返”措施。

 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,与湖北毗邻的湖南岳阳市发布命令, 从1 月 24 日 14 时起,所有进入岳阳地区的湖北籍车辆和人员都进行劝返,一律不得进入岳阳地区。与武汉相距约200公里的河南省信阳市,也在重点路段设卡,对湖北进入信阳的车辆和人员一律劝返。

  而与湖北、武汉相隔千里的山东省,也跟进采取了类似做法。根据当地媒体报道,为严防疫情输入,从1月27日0时起,对所有来自湖北的车辆一律劝返,对不听劝返的一律采取留观措施。

  住不进的酒店

  虽然免不了乡邻的抱怨,但回到老家的湖北人,处境比一些仍身在外地的湖北人还是要好得多。

  武汉土生土长的刘小姐,21日从武汉出发去新加坡旅游,回国时由于疫情爆发,无法直接飞回武汉,计划改飞郑州,航班也被取消了,次日改飞福州,还是遇到了同样的问题,最后只能改飞广州。而启程前在广州预定的酒店,因为她是武汉户口拒绝其入住。

  “她们怕万一得病,新加坡医药费那么贵,还是早点回国好。但武汉回不去,改飞的航班又取消了,才临时决定坐半夜的航班飞到广州自我隔离一段时间。”刘小姐的同学说,回国当天,刘女士在网上订了一家民宿,但到达广州后,得知其是武汉人后,对方拒绝她们入住。在朋友的帮助下,才找到一家愿意接收的酒店。

  “现在武汉人太惨了,到处被diss(被鄙视),我们只求有个地方让我们隔离一段时间。”刘小姐说。

  有同样遭遇的,并非个例。一些酒店拒绝入住的对象,甚至已经从武汉人扩大到了湖北人。湖北人陈女士在国内某城市旅游的父母,在酒店入住时,也遇到了这样的困扰。

  陈女士说,疫情还没有大面积传播时,她父母就去了国内一个海滨城市旅游。后来得知武汉“封城”后,决定暂时在当地酒店住一段时间,待疫情好转后再回武汉。但到了26日,酒店开始不让住宿。

  “只要是湖北的就不让住。”陈女士说。酒店最初要求医院开证明才能继续住,两个老人赶忙跑到医院,由于排队的人太多,证明没有开到。回到酒店后,对方说有证明也没用,“就是不让湖北人住”。

 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,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26日在一份通知中承认,近日收到多起“湖北籍游客因疫情管控无法返乡,滞留时入住宾馆饭店被婉拒的情况”。

  针对这种情况,27日凌晨,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公开发布请求信,请求对武汉旅游团队回国返汉给予支持和帮助,让出境的武汉旅游团队平安回国返汉;请求兄弟城市文旅部门给予协调和排忧解难,对所有在外旅行的武汉市民给予必要的帮助。

  湖北人也是受害者

  “酒店不让住,家也不能回,流落他乡的湖北人,怎么办?”对于父母的遭遇,陈女士感到担忧。

  在一些社交媒体上,一些湖北、武汉籍人士说,在这场疫情中湖北人也是受害者,希望不要对湖北人进行地域歧视。

  吕德文说,警惕性强对疫情防控是好事,但也不能一律劝返、拒绝入住,而是要妥善安置、科学管理,比如制定留置、观察的场所。

  实际上,面对当前的疫情,早在25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,就明确表示对进出武汉人员实行严格管控,坚决防止疫情扩散的同时,也对湖北民众报以深切的关怀,并对湖北各族干部群众致以亲切的问候。

  一些城市也因对出游回国、流落当地的武汉、湖北人人性化的安置,而受到广泛赞誉。根据浙江媒体报道,24日10时许,从新加坡到达杭州萧山机场的TR188次航班上,335名乘客中有武汉客人116名。由于事先掌握信息,飞机着陆后,2名发烧人员即送至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,其余武汉乘客在机场宾馆就地隔离,219名其他乘客在市委党校集中医学观察。

  云南也在迅速跟进。上述通知称,为帮助疫区滞留游客解决住宿问题,要求云南省各州市文旅局接到通知后,立即向州、市政府和联防联控工作小组报告,在26日下午18:00前,确定一家宾馆饭店统一提供给疫区滞留在当地的游客集中住宿,原则上每个州市确定一家,视疫情防控情况增减。

  此外,26日晚,桂林官方发布消息,来桂林六城区和灵川的湖北籍游客,需要住宿的,26日8点后,可以入住香江大饭店,目前只接受湖北籍游客入住。后续还将增加定点宾馆。

(编辑:上海新闻网新闻中心 shxinwen.net) 打印】【关闭】【顶部
+ 相关信息咨讯
·疫情阴影下的异乡湖北人:难回家乡 住不进酒店
·侠客岛:关于武汉肺炎疫情 这些信息很关键
·探访武汉金银潭医院:住院部24小时值班控制疫情
·水利部:华北部分地区地下水水位止跌回升
·深圳市政协委员:深圳个税起征点建议定为1万元
·买房≠赚钱了 2020年房子的游戏怎么玩?
·武汉市卫健委:8名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出院
·预付费办5年卡健身房却跑路?监管部门出手了
·连吃12个包子消防员离职 消防队:没听说他血压低
·我国社保卡持卡人数超十三亿 覆盖93%以上人口
版权与免责声明:
1.上海新闻网拥有人承担上海新闻网 shxinwen.net 一切法律责任(包括但不仅限于商标权、专利权、著作权、网络传播权等)。
2. 本站刊载之作品,均来自我站会员在线投稿,大多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,本网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
3. 因难以对所有会员投稿文章事前版权筛查,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等被侵权需本网删除的,请根据“避风港原则”在作品在本网发表之日或发现被侵权之日起30日内书面通知我站,若未书面通知我站不负法律责任。

版权所有 ©2003-2020 中野传媒旗下 2 ·上海新闻网(shxinwen.net
媒体合作及刊发稿件QQ:191646616 微信:Newsshcn 商业合作及不良信息处理电话:021-34121912
应相关部门要求,即日起本站不再刊发涉政治、外交、国际、时评、贸易争端、涉外、涉港澳台、涉疆藏文章 欢迎各级部门监督指导
ICP备案号: 沪ICP备11042264号-2